logo
寻梦焉支山
2013年10月17日

    想去焉支山看看的想法与日俱增。虽说焉支山并非国内名山,在许多通用地图上也没有标注,但她蕴含的深厚历史文化与“国博故里”的美称还是深深吸引着我。金秋十月,我终于得偿夙愿。

    驱车到山丹县,转道南行,一条通往焉支山景区的道路虽不宽阔,但很平坦。大路两边绿树相伴,远处青山在望,让人心情舒畅。到得景区,那写有“国博故里”(原甘肃省委书记陆浩题名)的木质大门和刻有“焉支山”的大石头,因为已在照片中多次见过,感觉是那样亲切,那样熟悉。焉支山,我来了!

    “虽居焉支山,不道朔雪寒。妇女马上笑,颜如赪玉盘。翻飞射鸟兽,花月醉雕鞍。”景区门外李白诗句的刻石,让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历史长河中。遥想两千多年前,此地曾是匈奴人游牧生活的地方,夏无酷热,冬无严寒,被匈奴人视为宝地。匈奴妇女红红的脸盘儿,多半便源于山中胭脂花的涂抹……而当年轻的将军霍去病横空出世,率大军过此地击败匈奴后,焉支山便成为匈奴人心中永远的痛。“亡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失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”,在匈奴人的哀叹声中,焉支山走入了历史史册。

    步入山中,焉支峡的美景让人流连。踏着木质的栈道前行,但见松柏苍苍,密林蔽日,溪流潺潺,山花烂漫,让久居都市的我感到了阵阵清凉与舒心。一路行来,青海云杉、高山柳、金露梅等林木名牌跃入眼帘,虽无暇细观,但确让人感叹此地优越的自然环境和丰富的植物资源。千里河西,能有这样一处宝地,真要感谢大自然的厚爱。

    在众多的名牌中,其实我是在寻找着“胭脂花”。不知是因为时过境迁,还是此花“只在深山中”,我始终未能一睹她的芳容。看看漫山绿林丛中不时点染的红色,我默默祝愿其中有胭脂花的身影。毕竟眼前这座山,无论是称其为焉支山,还是胭脂山,其实都是源于匈奴语“瘀氏”(蕃王之妻)的汉语译音。

    潺潺的溪流,悦耳的鸟鸣,红绿黄等色彩交织的山林,让人们在秋日里尽享大自然的馈赠,而金戈铁马的历史烟云在被称为森林公园的焉支山中已完全消散。少年英豪的霍去病、雄才大略而又好大喜功的隋炀帝,这些曾经在焉支山书写传奇的风云人物,也都难觅踪迹。风流飘逸的李白、早年意气风发的王维,还有韦应物、韩愈等众多为焉支山留下诗篇的文化名人,也只能让人们在诗文中怀想。

    循着导游图的指引,我向着隋炀帝行宫前进——那或许是我能够实际感受历史遗痕的地方。虽说曲径通幽、空谷传音,山中景致不俗,但山路走长了亦感疲乏。此时,上山与下山的人们相逢时便经常在互问“还有多远”,得到的答案大多是“远着呢”、“一个半小时”。更有下山者声称,早着呢,上面的路才叫山路。继续前行,果见石阶和栈道陡然上升,倾斜度高达四五十度。

    正是饥饿困乏之际,却也只能鼓足力气爬山了。山中景致无心多看,“陈昌浩游击区”、“八仙峰”等景点都是一带而过。走走停停,我终于爬上山顶。但见钟山寺香烟袅袅,又让人急切的心暂归宁静。事后翻阅资料得知,钟山寺的前身就是唐玄宗敕令河西节度使哥舒翰修建的宁济公祠,算得上是历史遗迹了;而陈昌浩游击区正是红军西路军总政委陈昌浩当年在山中养伤、从事革命活动的见证。

    从钟山寺下山不远,便看到了隋炀帝行宫。只可惜这行宫完全是当代人设计、建造,且尚未完工。困乏之际,自然无心观看了。史载:隋大业五年(公元609年)六月,隋炀帝在远征青海,大破吐谷浑后,于焉支山下会见西域27国使臣,举办了规模宏大的“万国博览会”,盛况空前。时隔一千四百多年,当年的繁盛已荡然无存。但历史的记载确凿无误,焉支山作为世博会的发源地、国博故里已为世人所公认。

    历史、文化、山水、宗教,在并不很知名的焉支山中有着很好的融合与展示,虽然于遐思之中不无遗憾,但我想,焉支山的魅力不仅在于游历,还在于阅读吧!(飞鸿在天)

推荐新闻
最新更新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