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刻在调试记忆里的那些人和事(1)
2013年08月29日

    初见万新平,是在第三分公司进主工艺生产区的大门口,一身工装,朴实、随和。由于节目录制所需设备较多,他热心地帮我们搬运、调试。采访开始,他略显得有些紧张,平静了一下心绪,向我们细细道来:

    “我19947月参加工作,一上班就被分到原三分厂科研室(即202,机械设备试验大厅),202是中试厂建成的第一个子项。那时,中试厂全面开工建设,这就注定了我与后处理事业的缘分,在10年时间里,我先后接触了中试厂的许多关键设备:剪切机、主从机械手、动力手、脉冲萃取柱、1AF衡算计量槽、蛙人气衣、气动送样系统等。  

    回想过去,万新平说,自己是跟随着中试厂进步、成长而成长起来的。20年来,在后处理事业的路上,有荆棘,有鲜花;有失败,有成功;有挫折,有挑战。但总体而言,可以概括为两个字“充实”。正是参加了中试厂建设,才有了不一样的人生经历和体验,那些岁月、那些事、那些人、那些感受,对于他,无疑是终生难忘的,让他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价值。

    调试初期,领导职工上下一心

  2004年初,万新平调入生产技术部(生产运行部与技术发展部的结合体),全面参与工程建设、调试工作,工作节奏突然由“民乐”变成了“打击乐”。

  他说,那时候工程建设与调试现场一片忙碌,看不到一个闲人,听不到一句怨言,公司领导与职工在一个饭桌上吃饭、聊天,增强了上下级之间的信任感,保证了调试一线各类问题及时得到解决。当时,在调试现场办公室内,随处可见行军床。很多职工不分白天黑夜奋战在调试一线。正是在这种力量和精神的鼓舞下,才有了最终的热调试成功。

  最典型的是当时的调试队长王健,他以身作则,连续十多天吃住在现场,带领调试队员连续奋战,抓紧时间赶进度。在5%热调试时,部分职工对 “热料”可能带来的辐射伤害心存疑虑。在第一次排除设备室内的设备故障时,王健主动先下设备室,并耐心告诉大家只要防护到位,严格按要求操作,是能够保证安全的。他的实际行动,彻底打消了大家的顾虑。

  由于中试工程带有工程研发性质,尤其是在调试阶段,设计变更的工作量很大,给参加调试的干部职工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当时的生产技术部职能较多,既要负责调试和运行管理,还要负责技术管理。对工作,万新平和全体部门成员从不说“不”,“能干的当然要干好,不能干的想尽办法也要干好”。虽然又苦又累,但大家的热情很高,一心只想着保证调试正常进行。

    在混合澄清槽调试中,现场急需近20套料液搅拌装置的传动部件,要求7天内加工完毕,以保证现场安装需要。通过对图纸的查阅,他们发现该部件结构复杂,自己又没有机加工能力,7天很难完成。面对这样的困难,他们没有打“退堂鼓”,立刻召集所有机加工单位,分派任务。平常外协单位都愿意承揽这些加工任务,可这次由于工期太紧,加工难度大,他们怎么也不愿意承揽。他们没有放弃,反复和加工单位商谈,并表示一定会全程提供技术和物资支持。最终,有几家单位表示愿意一起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。在随后的一周时间里,他们和这些单位密切配合,加班加点,终于按时拿出了合格产品,也赢得了分公司领导的高度赞赏和肯定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